当前位置: 首页 >佛学知识

奇遇青蛙报恩_1

发布时间:2019-10-13 09:18:54    编辑:    阅读次数:

二○○二年七月二十五日,家住长春市的邵洁乘公共汽车来到吉林省辉南县蛟河口兴隆乡的舅舅家给姥姥过生日。生日宴会结束时已快到中午十二点。邵洁见外面阳光明媚,景色宜人,於是她决定到村边转转,饱览一下乡下醉人的田野风光。

走著走著,邵洁突然看见前边不远处有一个男人,正在河边转来转去弄著什麽,「他是不是想捉鱼呀?」邵洁这样想著,她感觉很好玩、很好奇,便快步走了过去。可走进一看,邵洁有些惊呆了∶只见这位四十多岁的农民一手提著蛇皮袋,一手拿著木棍,正在河边打青蛙。

「你捉这麽多青蛙干吗呀?」邵洁不解地问。

这位农民见面前突然来了位穿著漂亮的城里姑娘,开始一愣,然後慢吞吞地说∶「卖钱。」

\

「卖钱!卖给谁呀?」邵洁感到更加吃惊。

「卖给度假村的饭店。」农民一边不紧不慢地回答,一边抡起木棍狠狠地砸向了面前一苹刚上岸的大个青蛙,「呱——呱呱」,被木棍击昏的青蛙哀鸣著,被捕蛙农民用手抓起扔进了蛇皮袋。这个农民捉青蛙的动作,只能用「快、准、狠」三个字来形容。

「你每天捉多少青蛙?」邵洁有些触目惊心地问。

「三十斤左右。」农民脸上流露出自豪的神色。

邵洁灵机一动,问∶「你知不知道青蛙是保护动物?」

农民不屑地说∶「知道哇,不过捉两天青蛙的收入比我在城里打一个月的工挣得还多。」

「你不怕被执法人员抓走。」邵洁用威胁的口吻吓唬著面前这位凶狠的捕蛙者。

听邵洁这麽一说,农民的表情一下子紧张起来,他用警惕的目光上上下下地好一番打量邵洁,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说∶「你是干什麽的?从哪里来的?」

邵洁见他有些心虚,便谎称∶「我是从省城长春市来的,专门负责野生动物保护的,你马上把这些青蛙放了,否则你将受到法律的处罚!」

农民被邵洁的话吓得一愣,可又一番仔细打量过後,她还是没有把面前的这位黄毛丫头当回事,他冷冷地说∶「你别吓唬了,我长这麽大从没见过执法的人员来管捉蛤蟆(青蛙)的,就是来了,在这麽窄的田哽上他们也追不上我。」

见捕蛙农民的气焰如此嚣张,竟把邵洁弄得一时没了办法。就在这时,邵洁见不远处走过来一个男青年,邵洁心里一动,冲著那位男青年招手喊道∶「同志,你快过来,你快过来..」听见邵洁的喊声,那位男青年也许以为出了什麽事,真的风风火火跑过来。也就在邵洁喊人的同时,那位农民见势不妙,提起蛇皮袋就跑。

「快追,快追他!」邵洁对气喘吁吁跑到面前的男青年说。男青年也真的没有多问,向著逃跑的农民追去,邵洁也紧随其後追赶那位农民。

慌乱之中,农民竟掉进了稻田池塘中,见男青年即将追上他,他忙从泥塘中爬起来,不得忍痛割爱丢下蛇皮袋,玩命般地逃走了。这时,邵洁喊住了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男青年,他们一起把蛇皮袋擡到了小河边把青蛙全放了。

直到这时,邵洁才仔细地打量起这位男青年,他也是一幅城里人的穿著打扮,高高的个子,英俊潇洒。经交谈邵洁了解道,这位男青年名叫于涛,巧的是他也是家住长春市,三天前来到兴隆村亲戚家办事,今天中午他也是闲著没事到田野边转转,听见邵洁喊他,以为出了什麽事,便跑了过来...

「谢谢你,帮了我的大忙。」邵洁很感激地对於涛说。

「你也是在做保护自然的大好事,我能帮上这个忙也算是我的幸运。」

于涛面对漂亮的邵洁也变得嘴巴很甜。

就在邵洁和於涛准备离开时,惊险的一幕出现了∶一条手杖粗长约一米左右黑黄色的水蛇正从河里爬出来。

「蛇,有蛇!」天生怕蛇的邵洁惊叫著,一把抓住于涛的胳膊,躲到于涛的身後,其实于涛也非常怕蛇,不过在邵洁面前,他不得不装出男子汉的坚强来,「别怕,有我呢。」于涛说著,从地上捡起一个干树枝。

说来也怪,这条丑陋和令人恐怖的水蛇爬到邵洁和于涛的前面後停在了那里一动不动。显然他想拦路。胆小的邵洁见到蛇,全身热的感觉一下子就不存在了,「打蛇要打七寸,你得卡住它的喉咙,」邵洁非常小声地对于涛说著,生怕惊动了这条蛇向他们扑来。说完这句话,邵洁感觉一时心跳得厉害,喉咙好像被什麽东西卡住了。

\

于涛也屏住呼吸,慢慢地举起手中的树枝,突然,他猛地向地上的水蛇刺去,只听见 嚓一声,那落下去的树枝没有刺到蛇,而是刺到了地上,折成了两段。于涛的举动显然激怒了水蛇,它缠绕著地上那两截折了的树枝,蜿蜒著动起来..吓得邵洁全身瘫软,连跑的力气都没有了。于涛此时也被吓得心经肉跳,不知该怎麽办。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奇迹出现了,十几苹个头较大的青蛙同时蹦过来,在距离水蛇一尺多远的地方它们停下来,「呱呱呱」地叫著,虎视眈眈地注视著水蛇。

这群青蛙的出现让邵洁和于涛感到非常惊奇,他们二人定睛一看,原来这群青蛙正是他们刚刚放生的,因为他们身上都有斑斑的血迹。正当邵洁和于涛感到莫名其妙之时,一苹青蛙突然一个猛扑,十分准确地抱住了水蛇的脖子。几乎与此同时,其馀的青蛙也一齐扑向水蛇,紧紧地缠住了整条蛇身..遭到攻击的水蛇痛苦地吐著舌头,在草地上翻转、扭曲,试图甩开身上的青蛙,但任凭它怎麽折腾,一苹都没有被甩下来..三四分钟过去了,水蛇被身上的青蛙弄得只有招架之力,全无反击之功..又过了三四分钟,水蛇终因寡不敌众体力不济窒息而死。

看著那地上一动不动的死蛇,再看看那一苹只仍有些恋恋不舍离去的青蛙,邵洁和于涛简直被弄得惊呆了。

「太不可思议了!」邵洁说著,她一下子意识到自己的手还死死地抓著于涛的手,她顿时感到有些不好意思,刚才吓得惨白的脸一下子刷地变得绯红。「谢谢你,没有你可就吓死我了。」邵洁羞涩地说道。

「不要谢我,要谢这些青蛙朋友。」于涛很风趣地说道。

俗话说「不打不相识」,这场罕见的蛇蛙大战也打出了一段美好的姻缘∶邵洁和于涛从此相识了。

从乡下的田野到城里的花前月下,开始有了他们牵手的身影。经过近半年多的甜蜜交往,二○○三年二月十四日,情人节这天邵洁和于涛牵手踏上了婚姻的红地。这年邵洁二十八岁,于涛三十一岁。婚後,邵洁也辞去超市收银员的工作,来到于涛工作的外资企业做了财务员。

·飞鸭舍命回报

新婚生活是幸福的。邵洁和于涛婚後住在长春市卫星街旁的一处平房里,前面有一个小院,这个住处是邵洁母亲留给他们的。

二○○三年四月的一天,邵洁清晨起床後到院子里晨练时,突然发现有一苹鸭子趴在院中央,邵洁悄悄地走上前,鸭子仍一动不动,邵洁蹲下身,抱起了鸭子,这时她才发现,鸭子的翅膀和腿都受了伤,身下留下了一大滩血迹。

邵洁急忙把受伤的鸭子抱进屋,叫醒了正在做美梦的于涛。

「它受伤了,快给它包扎一下吧,否则它一定会死的。」善良和富有爱心的邵洁对于涛说。

「那咱们坐计程车去市郊的兽医院去吧,让兽医给它治治伤。」于涛一边揉著惺忪的眼睛,一边说道。

於是两个人抱著受伤的鸭子乘车来到市郊的兽医站。兽医一边一边给鸭子包扎伤口一边介绍说,这是一苹飞鸭,会飞,可能是从远处农村飞来的,在此期间被气枪打伤了。

在兽医的推荐下,邵洁和于涛又到附近的饲料店为受伤的飞鸭买了一大堆饲料。

家里突然间多了一苹飞鸭,这让邵洁和于涛感到非常新奇和兴奋,他们给这只飞鸭起了个很可爱悦耳的名字叫「丫丫」,并像养宠物一样小心仔细地照顾著受伤的它。

丫丫的主人一直没有找上门。在邵洁和于涛的精心呵护下,丫丫的伤一天天好起来,雪白的羽毛也一天天变得光亮。

让他们感到惊喜的是,丫丫伤好後,并没有飞走。邵洁和于涛在家的时候,丫丫便和他们一起玩,用它长长的硬嘴啄邵洁的手,或飞到于涛的摩托车上「唱歌」。

丫丫真给邵洁和于涛的生活带来了无尽的欢乐。二○○三年十月二日中午,国庆放假休息在家的邵洁和于涛坐在院子里的砖墙下晒太阳。丫丫也很乖地趴在他们身前。就在邵洁和于涛有说有笑交谈之时,丫丫突然从地上惊叫著跳起来,从邵洁和于涛的头顶飞向砖墙...丫丫这突然间做出的非常举动和这从未有过的惊恐叫声让邵洁和于涛感到不妙,他们意识到身後可能出什麽事了,於是在丫丫飞起的同时,他们便手牵手迅速从地上站起身,也就在他们离开墙下的那一刻,砖墙轰的一声坍塌了!其实这截砖墙因年久失修,早已是危墙了。

惊魂之馀,邵洁和于涛发现丫丫不见了。「丫丫一定被压在墙下了!」邵洁哭著大叫道。这时,砖隙间传来丫丫无比痛苦的哀鸣。

当邵洁和于涛疯狂地从砖头下将丫丫扒出来时,可怜的丫丫已被砸得全身血肉模糊,叫声凄厉绝望,刺痛著邵洁和于涛的心。

丫丫的眼里含著晶莹的泪光,充满了对生命无比眷恋,它用最後的力气,用流著鲜血的嘴吻著邵洁和于涛的手,一边用微弱的声音叫著,好像在对邵洁和于涛说∶「亲爱的朋友,我要走了。感谢你们用爱心喂养我这麽长时间!」

丫丫的头终於倒在邵洁和于涛的手中,再也没有擡起来..为了给邵洁和于涛报告险情,为了用身体去阻挡那倒下来的砖墙,懂事的丫丫就走了。邵洁和于涛流著热泪安葬了丫丫,可爱的丫丫将永远活在他们一家人的心中。

两次得到动物神秘报恩的于涛夫妇相信,动物是有感情的,更懂得知恩图报,所以,他们呼吁每一个人都来保护动物,爱护动物,与动物和谐相处,这样,我们的世界才会真正变得更加美好。

本文链接:奇遇青蛙报恩_1

上一篇:女性基本礼仪常识大全下一篇:大量焚烧皈依证为鬼神皈依是否如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