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佛学新闻

家有丑妻,如获至宝

发布时间:2019-10-17 09:25:26    编辑:    阅读次数:

家有丑妻,如获至宝

\

35岁那年,我终于成了亲,终于去掉了父母亲心头的那块心病。我虽然成了亲,但是我心里却高兴不起来。我娶回来的是个什么妻,我自己都无脸说出口。但丑媳妇总得见公婆,我也总得见我的女人。 我娶回来的女人,不知该怎样形容她才好:个子不高,刚到1?郾50米,腿不长,脚板却很大,好像不曾穿过鞋;一副粗嗓门,说起话来恰似男声;人家女人柳条细腰,她却是虎背熊腰,走起路来,一身的肥膘似在抖动。而我自己长得1?郾75米的个子,白净皮肤,国字脸,走到哪都有人说我是小白脸,招人爱。可我却只能娶个丑女当婆娘,思前想后,心里总不甘心。只怪自己生在偏僻的穷山沟里,父母既没有地位又没有钱,世上有哪个女人肯为我受穷? 这位“丑妻”自知自己长得难看不好嫁人,当媒人带上她见着我时,那一脸的喜色全都露在了脸面上。要不是我已到了35岁的年龄上,我是绝对不会和这样的丑女结婚的,毕竟这世上好姑娘有的是。可是执拗的父母却冲着我说:“你看这女孩多好,多真。一见你就喜形于色,也不和我们谈什么条件,这明摆着人家喜欢你。找老婆找花瓶不好养,找个‘丑妻’好过日子。” 想想父母说的也不无道理。前两次谈恋爱,女孩一个个水灵灵,但最终的结果都只有一个——不住在穷山沟里,必须得在城里买大房子。我一个穷小子,到哪里去找钱买房子,两次自己中意的亲事就这样在寒酸中结束。想起自己的命如此之苦,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心灰意冷,打算从此不再见媒婆。可是我最终还是拗不过父母和媒婆的苦口婆心,终于硬下头皮答应了这门自己不开心的婚事。 结婚的那天,家里简单办了三桌酒,亲戚们都盼我们早入洞房,早生贵子,尤其是盼孙心切的父母亲。 可当我走进洞房,见到穿着红绸缎的新娘,虽然一身喜气洋洋,可是一想到她的相貌,我的心头就好似浇了一盆冷水。 她比先前温柔了许多,一边为我倒茶水,一边在我耳边压低嗓门:“好你个老公,看到我就像是见到只病猫。我可是你已过门的正经媳妇,就算你心里不乐意,从今往后你都得对我好,谁叫我此生有缘嫁给你做女人。”说完也不管我乐意不乐意,就使劲抱住了我。“丑妻”的一番柔情,终于让我成了她的老公。 半年后,“丑妻”怀上了我的孩子。这下父母把她当成家中宝,时时刻刻呵护她。而她自从嫁了我之后,对我爸妈说话也从不粗门大噪,做事总是公婆在上,对我也是细心关怀,嘘寒问暖。 时间一长,我渐渐发现我的“丑妻”没有先前那么难看了,而且愈看愈耐看。我渐渐地对她产生了依赖感,有时她回趟娘家,我心里就空荡荡地像少了什么。 结婚后的第二年,我当上了爸爸。看着躺在身边的儿子,一双大大的眼睛,白白的皮肤,妻子说:“这儿子像你,长大了准保又是个大帅哥。”我却实心实意地冲着妻子说:“我倒希望这儿子像你,特别是长大了要像你的性格。当初我认为你长相不咋样,可是时间一长我总算看出来,你是心灵美,不光善良、贤惠、勤快,更是个知冷知热会体贴他人的人。我们的儿子如果能遗传你的性格,长大了保准有出息。男人长得帅又能咋样,你看就像我,36岁的人却一事无成。” 我说了一大堆心里话,妻子听了眼睛笑得眯成一条缝,那样子真的挺可爱。 父母看我们两口子乐呵呵地谈笑风声,也来凑热闹说:“我们家草窝里飞进个金凤凰,是老天长眼,让我们老来享福。” 看着父母那副开心劲,我的心里也笑开了花!

\

本文链接:家有丑妻,如获至宝

上一篇:如何才能忆起前尘后世之事下一篇:家人反对学佛、吃素怎么办?